新闻中心 xwzx
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> 新闻中心 > 科技向善,打赏向“恶”:斗鱼财报没有说出的秘密

科技向善,打赏向“恶”:斗鱼财报没有说出的秘密

文 | 赵二把刀

直播平台经过多年的厮杀,基本上形成了鹅厂系一家独大的局面;但与此同时,“打赏”这一直播最成熟的变现模式似乎也触摸到了“天花板”,但就在斗鱼虎牙等公布的新财报中,天花板被冲破了,打赏的增长就变得美好起来的,这一两年时间发生了什么?

可以来看看斗鱼发布最新财报之后,有媒体描述打赏付费的改变时,重点强调了斗鱼从平台层面对用户付费习惯的调整,“这一过程并不容易,在去年上市前夕,斗鱼连续举办两次粉丝节,主播参与比赛,用户用真金白银打赏,使以前缺少付费习惯的用户感到不适应,部分主播也对高强度的比赛感到力不从心,但经过2019年斗鱼较为强势的推动和整合,用户最终适应了新的付费习惯。”

对于打赏,读娱君一直以来的观点,都是“打赏是你情我愿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”,没有什么可以用道德指责的地方,但如果说,平台将“打赏”变成类似“杀猪盘”的割韭菜行为,“变质”的打赏是否可以成为阳光的、可以被广泛应用到行业的商业模式?或许,在虎牙和斗鱼合并传闻越来越“逼真”,大股东鹅厂又秉持“科技向善”的大背景下,直播平台的盈利之路是否有可持续性,也都值得商榷。

变味的“打赏”

作为斗鱼的老水友、挂着一堆牌子的读娱君,在5月中旬和前斗鱼10大主播B总001的一位铁杆粉丝003(化名)聊了聊“打赏”为什么会变味。先介绍下B总001,是前斗鱼最知名的八卦主播,顾名思义,就是擅长解读平台、大主播之间的各种家长里短,后来被封杀,五月初在虎牙短暂复出直播,然后又被封杀。

之前读娱君在围观斗鱼各大年度赛事的时候,给他打过赏,进了他的粉丝群,由此也跟003有过多次接触;在此次斗鱼财报发布后,看到他有一些观点看起来很有意思,所以就和他聊了聊。

003首先给读娱君说,“打赏”其实一直都是套路化的,只是之前的“套路”没有现在这么深。003进一步的介绍说,为什么很多普通网友在直播间一掷千金,除了所谓的虚荣心和对主播的喜爱之外,平台和主播的“套路”也是深谙人心:有“土豪”起表率作用,有其他主播查房,有主播的各种引导,诸多手段下来,直播间的水友们多少都会刷点礼物……

确实,读娱君之前在斗鱼等直播平台的消费,多数也都是因为主播会“整活”,所以会花6块送个卡,挂个牌子,偶尔在大活动的时候,会跟着“土豪”们刷个飞机之类的,一年下来消费不到1000,算是资深水友,但离“土豪”天差地别,在直播间里也就混个脸熟。

对于这种氛围是什么时间出现变化的,003认为大概就是旭旭宝宝正式签约斗鱼之后,以及PDD在斗鱼复播,这两位全网顶流的大主播,以及背后的公会炫石和小象的强势崛起,斗鱼也由此进入所谓的“公会时代”,打赏的套路就更深,也就形成了所谓的“杀猪盘”。

确实,003和读娱君一起围观了斗鱼财报中提到的两次粉丝节,相当刺激。

财经或者商业媒体对斗鱼等直播平台的财报表现可能仅仅是几句话,但深处场景当中的网友们无异于经历一次“金钱观”的洗礼——粉丝节的“打赏”,钱根本就不算是钱。

平时直播间难得一见的飞机超火之类的大额虚拟礼物,在举办活动的直播间里就跟不要钱的一样,几十个、几百个不停的被“土豪”“公会代表”刷出来,眼花缭乱——事实上,这种刺激也让很多大主播们“警惕”,有很多大主播也在直播中提到,现在很多年龄偏小的网友不要被这些礼物误导,其实这些都是白花花的银子。

但,群体的聚集效应是强大的,很多普通的网友也会被打动、跟随消费,这也是所谓“斗鱼较为强势的推动和整合”,其实就是针对人性中的冲动、欲望的一次击穿。

003告诉读娱君,这种套路和游戏氪金如出一辙,用户对此是欲罢不能,主播也是赶鸭子上架……一切都是为了平台的流水。

公会逼着主播“进步”

在市场竞争相对充分的时候,如果主播和平台之间有纠葛或者矛盾,即使违约主播也是会跳槽的,但随着直播平台资本的统一,主播们的退步也少了,只能随着公会一起“进步”。

斗鱼知名户外主播小王哥在粉丝节后就有所抱怨,他透露了自己一年赚400万左右,结果这活动一个接着一个,刚赚到就花进去了,全用来冲榜——不冲榜,礼物不达标,就拿不到全额的薪资,如果靠网友,是不可能出头的,所以只能硬挺。

而在绝地求生区人气仅次于小团团的大主播呆妹儿也在年初表示,一年到头打比赛,基本上都是给平台和公会打工了。年初,呆妹儿在直播间随后开始算为了冲排名所花的钱,以及接广告赚到的广告费。在经过一连串的计算后,呆妹儿愕然发现自己居然还有780万元的外债,在直播里脸色当场就“变了”——不过当时还没有发2019年的工资,但不管怎么算,都是压力巨大。

提到呆妹儿,003又进一步解释说,呆妹儿直播间之前全靠“土豪明明哥”撑着,但随着公会化的深入,土豪可能也撑不住了,改去参与绝地求生电竞俱乐部和赛事了……作为人气很高的呆妹儿,甚至和人气不算高,但被誉为“炫石太子”的宝哥徒弟经常连麦整活,不知道呆妹儿内心深处是怎么想的,但格调下来不少。

003接着又提到,有一位大主播在粉丝节前和平台商量说要提前预支工资打比赛,但后来没有成功,止步前10……粉丝节、年度、公会战,一轮又一轮的主播比赛,不仅让网友和粉丝们深陷其中,也让主播不可自拔——受益的不仅是平台,还有公会,主播们越来越依赖公会,只有公会的支持,才有可能在这场停不下来的战场保持优势。

那么,直播平台的公会是什么样的?他们的价值观或者是套路又是什么?

在2020年的年初,血色、集梦、正恒三个公会一起搞了个年会,不仅请来明星助阵,更是跑车云集,说白了,公会就是要展示肌肉,有钱,加入其中的主播可以得到资源——但是,真正得到资源的主播又有几个?

当然,说“杀猪盘”其实只是水友们的玩笑之词,但公会时代之后,整个打赏的设置,以及层层的设计,都是过去的“土豪的钱原路返还、水友钱对半分”无法比拟的。

这也是斗鱼财报中没有说出来的秘密。

斗鱼、虎牙合并在即

越发套路化的“打赏”是否会收敛

斗鱼和虎牙合并的传闻越演越烈。

随着鹅厂控股虎牙,加之鹅厂持有斗鱼38%的股份,成为斗鱼第一大股东,分析认为鹅厂下一步或将推进虎牙斗鱼合并。从斗鱼、虎牙的财报来看,都强调了与鹅厂的协同合作。

斗鱼指出,背靠大股东鹅厂的游戏电竞版权资源,斗鱼在直播大型电竞赛事、自制电竞赛事及活动、签约顶级电竞战队等方面具备天然优势。同时,借助鹅厂游戏的“大直播生态”,斗鱼平台和主播们能够获得更好的增量,推动游戏直播行业稳健发展。

而虎牙方面也表示,与鹅厂一直在加强合作,尤其是在直播内容拓展和直播能力建设上。“为了更好地服务于我们的用户和主播,双方在游戏、电竞和AI技术等领域正在展开紧密合作,并改善我们的产品和服务。” 虎牙CEO董荣杰表示。

而斗鱼在过去一年多以来在营收上的“拼”,也被认为是希望在合并之后的话语权更强一些;毕竟,多年以来,虽用户高于虎牙,但营收、盈利等远远弱于虎牙。

在疫情影响之下的2020年Q1季度,这一趋势终于得到扭转,这得益于“主要是由于用户付费率的提升,分区变现效率的提升,以及主播任务PK系统的推出。”——也就是前文介绍的,通过大型活动,将公会、直播以及用户牢牢绑定在消费的战车上,永不停息。

如果真的合并了,排除业务的利害以及对于电竞游戏的美好蓝图之外,斗鱼+虎牙和鹅厂的价值观是否一致?在2019年5月6日,鹅厂的马爸爸谈到公司的新愿景和使命,“我们希望‘科技向善’成为未来鹅厂愿景与使命的一部分。我们相信,科技能够造福人类;人类应该善用科技,避免滥用,杜绝恶用;科技应该努力去解决自身发展带来的社会问题。”

但是,从每一次斗鱼的大型活动的满地鸡毛,和围绕打赏诱导的社会问题,斗鱼们如果“向善”了,财报上的数字会变得不那么好看,谁的锅?

最后:

003在QQ里给我说,多年在直播间的混迹,尤其是参与到很多“节奏”的经历,让他的心态有很大的扭曲,所以从今年开始,他会渐渐的不在深入参与到主播和直播中,以后更多的看看喜欢的主播和比赛,做一个普通的水友……

*原创文章,转载需注明出处

名 称:
邮 箱:
留 言: